姑娘都脱裤子了,我该怎么办

即将春暖花开了,阳春的季节已经就要到来了。为了这个美好的阳春季节,也为了抄作一下自己的小说,我写了这篇春意盎然的东西。希望大家看了不要睡不着觉,也不要找机会抽自己的胖老婆,呵呵,看完了你就知道,其实这都是不沾边的。
在过去的一年中,高兴的事挺多。象非典被击退,农业又丰收,经济又上新台阶啦,你慢慢上网去查查,没准会乐出大鼻涕泡来。脱裤子的事情也很多,对于脱裤子,我做了一个统计,看到这个统计之后,我感到脱裤子是最稀松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请众位流氓筒子们看我的统计。
第一,你睡觉的时候是不是要脱裤子。睡觉的时候有全副武装怪癖的人不多吧。
第二,你上厕所大小便的时候是不是要脱裤子,只有傻子和手脚不好使的人,才会把屎尿拉裤兜子里边。这里,男性小便解开前门也算脱裤子。
第三。你行房的时候是不是也得脱裤子。有的人说,那是晚上,和脱裤子睡觉是一次。但是,特殊情况呢?象男的包二奶,女的会情人。时间再紧你也得脱裤子。谁要是告诉你穿着裤子干事避孕,你可千万别信。憋坏了不说,弄脏弄感染了还得看病吃药。
这样,算你每天睡觉脱裤子一次,大便脱裤子一次,小便脱裤子至少两次,一年365天就是1095次,在加上个几十次诸如洗澡一类的其它原因脱裤子,那你一年脱裤子的次数达到1100次以上。
对于一件一年至少要干1100多次的事情,还有什么可奇怪的,可大书特书的呢。
当然,我要说的不是脱裤子次数的事情,而是姑娘如何脱裤子。
列位流氓筒子大哥大姐,可是急了,口角流着哈喇子说,哪呢,哪呢?莫急,莫急,好吃不过饺子,好看不过脱裤子,心急吃不了热饺子,心急看不到脱裤子,请听我慢慢道来,到底是谁家的姑娘,怎么脱的裤子。
俗话说的好,天涯何处无芳草。在非典过后,“天涯”的“博客”就冒出了一个大芳草–木子美。
在过去的一年中,木姑娘是脱星里名气最大的了。她可以和不同的男人,一脱再脱,以遗书的形式脱出了文坛的一棵耀眼大星星。我最初看到木子美是在一个电影杂志的专栏上,该作者把木姑娘比做母狗一样的人物,还说大江南北的名记都被其涮遍了。牛逼!我立刻对木姑娘肃然起敬。心中感叹:到哪里去找这样牛逼的人。待上网的时候,又看见对木姑娘如潮的赞扬和辱骂,不觉技痒,也书了一篇《姑娘,请你大胆的叫春》,想在网易骗点银子好买本《遗情书》仔细研究一下。无奈,不入飞猪法眼,伤心之时买了把弹弓子,想看窗外有猪飞过把他打下来,可至今还没得逞。
博客能做到今天的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和木姑娘的脱裤子日记是分不开的。
木姑娘还使数以万记的大小报纸,网站,其他传媒的娱乐版专栏记者,写手等等没有失业,保住了饭碗。木姑娘对非典后的经济建设功不可没。
脱裤子之大公无私者莫过于木姑娘,扬了自己的名,也幸福了其他人。生的平凡,脱的伟大,脱的光荣!
天涯处处有芳草,又何止木姑娘一人!竹影青瞳老师是继木姑娘之后天涯的第二棵大芳草。她以着比木姑娘更小资的文字和更直观的照片博得了网友们的一致好评。但是,在那些如歌般行文的呻吟中的油画很美丽。而竹老师的身体,不看也罢。只能说竹老师是靠文字取胜的,单靠身体,真不见得有那么多人看。
如果说木姑娘和竹老师是主动脱的话,那么周旋妹妹和张钰妹妹就是在被动的脱裤子中取得了骄人的战绩。周旋妹妹又是出书又是出名,忙的不亦乐乎。还给所有的人留下了悬疑,到底她有没有在皇阿玛面前脱裤子。张钰妹妹已经脱了裤子,看着干柴烈火的真人大战还能气定神闲的藏下录音机,保住自己的最后一道防线,此乃脱裤子战略中的奇谋也。姑娘有所为,有所不为。象张钰妹妹这样的脱而不为,不损一丝一毫之战,脱裤子之奇才也。
从周,张的战略中可以看出,脱也是要讲一些战术的。脱之又一根本战术就是——脱与不脱,脱的多少。
于是就有了在国外的女杰克逊走光露出巨胸之事,吓的我家邻居刚断奶的娃娃说,哇噻,这也行。其实,那孩子岂懂,脱乃国际性之风潮之大事情,岂可中国一人独占。女杰克逊之一露更胜过一脱,第二天就全世界哗然了,纷纷品位那个巨乳脱罩而出的问题了。
无独有偶,湖南卫视的李霞小姐马上继女杰克逊的后尘,穿着露背装,也走了那么一次光。可是,李小姐碍于国人的礼教,走的太小气,难怪有的网友说,李霞走光,我只看到了一点,全没有女杰克逊之大方。小样吧,什么时候来个大样的,人民才会更加抄你。
整个这一年给我造成的印象是要成名,先脱裤,脱的快成的快,脱的妙成的妙。
我也下了决心,不就是脱裤子吗!一年干一千多次的事,一咬牙,一跺脚,也就干了。我决心刚下,就被一干朋友给拦住了,他们说,不能啊,不能干这有辱祖宗的事情啊。我说,滚开,你们这些封建礼教的维护者,我们新时代的青年就要打破这些枷锁。任凭他们说我会象穿国旗装的赵微,象榕树下的棉被人那样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我也不干。我说,姑娘们都脱裤子了,我还能等吗?他们说,我们让你脱裤子放屁还不行吗?我说,不行。他们都急哭了。这时,有一个哥们说,都放开手,让他脱,让他脱干净,他以为他那东西有三尺长那,就算有,谁看那!还想出名呢!上街就得让人抓精神病院去。
唉,都解放这么多年了,可男女平等的事情还是没处理好。幸亏没脱,真脱了,那可是陪了夫人又折兵,还丢了小弟弟的面子。
姑娘们都脱了裤子,而我还不能脱!悔父母没给我生个女儿身啊!变性?我才没那么傻呢,多少钱也换不走我的“性福”。
就这样看着姑娘们脱了裤子忙的四脚朝天我在那默默无闻的素着。
不能!唯一的办法也只有摸下脸来写下这篇脱裤子放屁的文章,任人笑骂,我这老脸是不要了。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看看我的瓜去吧,就在上边的链接里面,一点就进去了。没敢脱裤子,就剩下这点不要脸的吹牛的出息了。
找安慰吧,在《红楼梦》第七十五回里。一个纨绔子弟对娈童说:“舅太爷虽然输了,输的不过是银钱,并没有输丢了鸡巴,怎就不理他了。”我要说,哥们顶多是不要个费司,吹几句牛皮,又没有脱裤子,还算是个高尚的人吧。
应该算,在一个脱裤子很普遍的年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皇家赌场55533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